您的位置:主页 > 政务公开 >

民营资本等入局者的权力分配又会怎样?

时间:2017-08-22 16:38来源:未知 点击:

    关于联通“混改”的参与方,市场众说纷纭:或引入国有资本,对象可能是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中石油和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互联网巨头BAT将入局“混改”的声音不断;国际金融报报道中国电信可能入股。
 
    而联通董事长、党组书记王晓初在此前曾表示,“无论与终端企业、IT企业还是互联网企业以及更多垂直领域企业的合作,都有一个共同的趋势,即改变以往的‘物理’合作为更深入的‘化学’合作”。
 
    8月16日早上北京时间8点多的早高峰,港股市场传来“中国联通[600050]在香港停牌”短讯。引人关注的联通混改,历时三年终于迎来终结篇。
 
    在宋文阁看来,此前已经披露的“联通与十部委沟通的混改方案”中,“核心员工持股这属于是个人资本;以BATJ为代表的可能入局的互联网业者是民营资本;如果电信、广电等入局,则代表国有资本。就是因为多种资本混合在一起,所以才称之为混改。因此,多元资本的股权结构及其比例不好优化、不好制衡,是最大难点。”
 
    昨天下午经济观察网在与联通高管进行沟通时,该位高管回复“这周公司就将披露混改情况”。就此,经济观察网特意采访了上海财经大学500大企业研究中心宋文阁博士,他从国企改革观察者的角度告诉记者,“我个人推断‘三重一大’决策权交于民营资本是不可能的。但部分的经营权或管理权肯定会部分让渡给民营资本,要不然是无法实现机制灵活的目标”。在这份可能的“权责分配名录”中,我们听到了涉及采购等具体业务的财务管理权“将有望被民资获得”。
 
    来自宋文阁的介绍,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关于混合所有制的各种观点论调非常之多。联通混改自2014年8月第一次被提出,至今已有三年。“三年时间具体操作方案还没出来,可见,具体且可落地、可操作的方案还是比较有挑战性的。”为何时间会拉这么长?以及联通混改后对民营资本等入局者的权力分配又会怎样?宋文阁认为,“多方资本,尤其是国有资本与民营资本肯定是经过多次且充分博弈的,某些方面的经营权与管理权的或许会交给民营企业。否则,国有企业又不分红不派息,(民营)拿不到钱,没有人是傻子。”
 
    而涉及到数据分析、大数据应用等具体业务的市场管理权,以及采购材料等财务管理权,由新入局者来负责某一方面,这是有可能的。
 
    混改、混改,不能为混而混,主要目标是在“合”。如此众多的股东成份必须“合”的是什么?宋文阁观点是三个“合”,即“战略要合、分红派息要合(如果国有企业先分、民营企业后分,这是不对的)、多元企业文化要合。这样企业就不会闹矛盾”。
 
    “如果不能实现两个‘一以贯之’和三个‘合’,就不会存在任何的市场效应,很可能最终反而成为失败的案例”。 多年关注混改的宋文阁最后补充道。
 
    联通混改“新入局者”都会是谁?很多人把本次联通混改的意义上升到“标杆”地步。但宋文阁看来,本次混改如果能够成功,前提要做到两个“一以贯之”。第一是坚持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要“一以贯之”(即“三重一大”决策权)。“原来联通和新引入的国有出资人股权加一起,一定要成为第一大股东或实质控股股东,而新引入的民营资本或个人资本,加起来的比例、原则上不能超过前者。这就是平衡股权比例的一个重要原则,即保持国有控股权。”
 
    第二个是坚持现代企业制度要“一以贯之”。宋文阁认为“这就要求严格按照公司法来运作,规范混改公司章程,把权限交给董事会、股东大会,而不是交给国资委。或者说要把国资委这个出资人的职责权限与混改公司要严格区分,做到政企分开。”
 
    另据新媒体山石观市报道,联通混改拟通过定向增发扩股和转让旧股的方式对中国联通股权结构进行调整,引入信息产业领域实力相当、主业关联度高、互补性强的国有资本,初步备选对象是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和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等;引入互联网等领域的若干家境内非公企业及员工持股。
 
    2016年11月3日,中国联通副总经理姜正新曾表示,混改将重点选择与中国联通业务互补性强的合作伙伴,“不是简单地引进资本,更看重价值上、产业链上的互补”
 
    路透2017年6月份的一份报道称,包括中国科技业巨擘阿里巴巴及腾讯在内的新投资者总计将向联通投资约100亿美元。
 
    2017年7月21日,另据路透社等媒体报道,百度、京东等中国公司将向联通联合投资120亿美元(约合812亿元人民币)。百度和京东将分别投资约100亿元人民币(14.8亿美元)及约50亿元人民币。